搀扶

发布于2019-11-06 18:56:55  分类:文学   阅读( 224 ) 

驻足,任搀俯瞰,是一小片的瓦房,各层瞻的棱角瞧,各有特色,竟争着自己的古老,这一小片瓦灰色与周围的高搂对衬起来,显得格外的显眼,在整个小城,这里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站在高搂上望去,周围都是各式校高的“现代建筑,倒不如说是堆起的各色的火柴盒,密密麻麻地拥挤着,似乎显得有点平庸,唯独这一小片瓦房显出了自己的风格,古老而又沉郁。

早晨的太阳已经高高地升上空中可这小片瓦房却还阴凉着,周围的高搂把阳光给挡住了,都是庞大身躯来守护这小块古老和宁静。

像往常一样,老人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洗好的衣服准备提到门口,晾在门上的竹篱上,一根长长的竹篱横跨在门口中面的横染下,这里洞洞的门口前,有一块小小的院子,院中竖看一口压水井,井旁坐着一位中年妇女正在洗衣服从侧门口走出一个男人端着一只屎盆正往外走嘴里好像咕噜着什么,好像是在怪孩子在院中追逐着,那笨重的身子晃悠悠的摇来摇去。

屋顶上升起看几股缕缕青青烟,到半空便弥漫升来,从烟来看,这个小院住着几房人家,可能大家庭,兄弟多,开了这么多灶。

老人起身把装有衣服的桶子提起,蹒跚地走到门口废了她不少劲,他站看休息片刻,此时从黑洞的门口内有个老头跨出高高的门槛,应该是他的老伴。老头的腿显得灵便些,踮起身子从一头取下竹篱,只留下挂钩摇来摇去,老人把衣服拧干,走到老伴身边,把衣服窜入竹篱,把衣服的两口袖串进去,就像老人给这杆竹篱穿上件衣服。老人又回到桶边,老头把衣服整理,往竹篱的另一端牵扯,当老壮举把一只放下时,老人已经站在了身旁,准备晾一件,就在老人串衣服一刹那,也许腿酥,也许风湿痛抽筋,身子晃了一下,一瞬间,老头迅速地把她扶住,像闪电般,一条火蛇缠绕她,老头惊人的速度使老人会意地笑了一下,她可能回想起老头年轻的时候抱着她在空中飞舞,那种飞的感觉至今让她难以记怀。而今老人也没有那力大牛的力气,所以老没有笑,像往常一样,他暗身庆幸妻子没有摔着,没有伤着。现在不行了,老头想想当年,抱着妻子的时候,双手轻飘飘的,像一块心爱的宝贝,真怕从手中飞走,他春恋那种感觉,可今已近黄昏。

老两口就这样揩手把衣服串在了竹篱上,竹篱被老升上了门口的房粱挂钩上,他们看着晾好的衣服,许久,老头的手不知不觉地被老人挽着,他们没有语言表厉达这小小的杰作,可内心却微微涌起阵阵的愉悦。他们是幸福的,幸福能在一起搀扶到老,能陪伴在一起,揩手走过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现在都已经满头白发了,也许他们现在境况不太好,也许在受别人的遗弃,可老两口能在一起,陪伴左右,他们知足也许他们年轻的时候磕绊过许多,骂过,打过,甩手过,牵手过,可这一切不是走过来了么?而今,他们可能在一起说许多话,同步去走一走,甚至很久都没有好好地看过对方。有的是时节都在彼此左右,搀扶着对方蹒跚走着黄昏道上的每一个脚步,走进一片默默的爱。在他们看来,爱就是如此的平凡与自然,就像生活中的惯性一般。

我想起我的二公,二婆在世的时候,经常吼着叫二婆给他拿这拿那。二婆也没多少搭配他,不吭声,要什么给他端什么,做什么,其实二公需要什么可能也只有我二婆心里清楚,二婆是二公是好“丫环”,二公的一个示意动作,二婆就知道二爷需要什么?偶尔二公性景急,喝叫得大男子主义了,二婆也顶上几句,嘴里叫着二公去死算了,其实说着,二公要的的东西已经出现在眼前。

二婆总是说,“那死人的,就是那脾气。”二婆很慈祥,从来没听说过也埋怨二公。临走的前一天还给二公端水洗脚,没想到那是生前的最后一次,她不知道对二公是否已经尽责了。

自从二婆走了以后,二公终日寡言,整天一个坐着发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时一个静静地坐在房里端着二婆慈祥的相片,久久地看着,一上午,一下午,他似乎总是有许多话还没有对我二婆没有说完,似乎在责怪二婆为什么丢下一个人先走,他除了二婆生大伯时给她洗过一次脚外,以后没有给她洗过。二公也会常常责怪自己二婆生前没好好地照顾过她,而今再什么样对她喝三道四,但二婆仍旧慈祥地笑看,仿佛又在说“那死人的,就是那那个脾气”,我二婆总是这句话。

二婆走了,层里失去了往日二公往日的喧闹,再也听不到二婆匆匆的脚步声,当教伯父们给二公买了很多东西时,他总是轻声叹息,要是二婆还在就好。有时和二公聊起来,说不上几句,他就不说话了,一个生着发呆,我知道,他又想我二婆了。

我二公是爱我二婆婆,二婆也深爱着二公,只是没有语言,别人无法察觉的,浓浓的,谈谈的爱。

是的,他们的爱都没有语言,没有拥抱。有的只是搀扶,搀扶着走过一生,一直到老。

最后更新于:2019-11-06 18:56:55


上一篇: 故园寂寂踏无声

下一篇: 又到期末放假时(小学篇)


  • 最新评论
  • 总共2条评论
  • 小师爷 :你对文章有什么看法呢?
  • 幸福守望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加入组织

  • QQ
  • 1. 手Q扫左侧二维码

    2. 搜Q群:617719749

    3. 点击加入学习群

最新评论

  • 小师爷1周前
  • 评论搀扶
  • 你对文章有什么看法呢?
  • 幸福守望1周前
  • 评论搀扶
  •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