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农村的大多数人都在重复父辈的贫困?

发布于2019-11-11 16:54:02  分类:文学   阅读( 89 ) 

村里呆了几天,也不知道去哪儿玩,大家都不愿出门,要么在家看电视,要么聚在一起打牌。我不喜欢看电视,也不喜欢打牌,我在旷野里溜达了一圈又一圈,天慢慢黑下,感觉有点儿压抑,我想唱首歌,宽容这里的一切,嗓子却发出奇怪的声音。

以前我也喜欢看电视,打牌,在外面漂泊了几年后,无论看电视也好,打牌也罢,我都有点儿罪恶感:那么年轻,就贪图安逸,不思进取,有天老了,靠啥养活自己?

上一代的贫困能在下一代身上找到原因,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失败之处。

我想起寒风中,在一棵小枣树上吊死的福儿。

大家都说福儿该死,命中注定,那么小的一棵小枣树,就能吊死一个大活人,不是命是啥?如果没有新农村规划,是不是他可以多活30年?

关键问题是,村里死掉的那些人儿呀,犹如路边的野草,天天被人践踏,其实活着时就死了。

在我悄悄抹眼泪时,想起朋友家养得玫瑰花,鲜红鲜红滴瓣儿,犹如王二追打其母亲,大娘唇角的血,鲜艳鲜艳滴,就像冬天的火苗儿,温暖,透骨般地温暖。

想起村里的人儿,我的心儿都碎了……

在父母眼中,孩子永远都是单纯的,没有一点儿智商,在他们面前,我刚建立点儿自信,又被瓦解了。他们眼中的聪明,我永远研究不透。

小时候,我们瞧不起父母,父母很伤心。

我们大了,混得不好,我们很少反省自己,只是深深责备父母、埋怨父母,觉得他们没本事拖累了我们。

儿女没有良心是真的,父母病得很重了,迟迟不愿告诉我们,不是他们老得糊涂,不懂医疗养生,是知道我们没有钱,不愿在无形之中增加我们的负担。

在我们村,很多老年人有了病,都是拖到最后才看的,去看病了,基本都是住院,出院基本等于照片挂着墙上。如果开始有点儿小病小灾,就去医院治疗,人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只是父母太过溺爱儿女,知道儿女没有钱,怕增加他们的负担,宁愿一个人忍着痛苦去死,也不愿麻烦儿女。

不是不爱,而是有一种爱叫伤害……

我们村里,很多人结婚了,离开父母,就没有生存的能力。婚时没钱,父母给垫;有小孩时,没钱给孩子买奶粉,也没有钱给孩子上户口。

他们的父母,为了孩子,在即将六十时,又踏上了南方的列车,在繁华的都市,从事最苦最累的活儿。一辈子养儿,原本就是为了养老;有天老了,发觉孩子就是一个祸害,一点一点吃掉自己,连根骨头都不剩。

奔三的人儿呀,无论你多么穷困潦倒,只要你还伸手给父母要钱,你就是祸害,你要的不是父母的钱,是他们命。

我们村,凡是儿子多的老人,没有一个长命的,甚至,有的老人是饿死的,有些是病死的,不是不去看,是儿子太多,没有人愿掏钱。

精神上的贫穷是万恶之源

在村里,谁输掉几千几万,都不会引起任何的轰动,大家早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有天,朋友来找我玩,我们在牌场看几个大爷玩牌九。有个大爷,半个小时,就输掉了几千,朋友眼睛睁得老大,非要让我掐掐他,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在场的人都笑了,几个妇女说,这小孩,一看就没见过世面。

朋友在繁华的首都呆了六年,没见过村里的世面,大家原谅他了。

在我们村,没有好消息,只有坏消息,谁家买车了,谁家小孩读大学了,无人问津。谁打牌输掉了房产,谁家老婆被人睡了,谁家小两口离婚了,谁家的儿子修理老人了,大家对类似的信息一向比较感兴趣,别人的痛苦,就是大家的快乐的源泉。

谁谁倒血霉了,大家笑逐颜开,津津乐道……

知道我们村儿的事儿,就去村的牌场看看,哪儿就是我们村的论坛,有麻将板块,牌九板块,扑克板块,象棋板块……

农村是一座荒芜的城,大家不看新闻,不看电视,电脑是娱乐工具,是影碟机,斗地主,玩游戏,观电影…

我们村有四千多人,真正订阅报纸杂志的,全村就两个人,一个是大队支书,另一个是老师……

想有点儿成就,远离农村,农村就是一养老根据地,有天走不动了,落叶归根,几个老头儿一起晒晒太阳,吹吹牛,忆当年,老子也不是孬种,张曼玉非要给我当媳妇,刘德华非要给我拖地……

村里多少有才华的人,就在牌场上,荒芜了自己的一生……

为了摆脱精神上的贫穷,稍微理性点儿的父母,都不愿让孩子留在身边,他们愿意走多远就走多远。

结语最近看了一个电影《狗镇》:一个富家女想摆脱家庭的影响,来到偏僻贫穷的狗镇寻找幸福。但狗镇的人贫穷却并不纯朴,故事的最后镇上所有男人都强暴过她。影片的导演把穷人的人性弱点描写到极致,愚昧,自私,肮脏,甚至我觉得有些夸张。鲁迅也曾这样描写过底层的穷人:阿Q,祥林嫂,华老栓等,鲁迅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最后更新于:2019-11-11 16:54:50


上一篇: 家在乡村炊烟处

下一篇: 聪明人说话只说40秒


  • 最新评论(共0条)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加入组织

  • QQ
  • 1. 手Q扫左侧二维码

    2. 搜Q群:617719749

    3. 点击加入学习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