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宁师的记忆碎片

发布于2016-10-05 18:46:04  分类:文学   阅读( 104 ) 

一直想写篇文章,怀念在母校宁都师范的那段美好时光,可担心自己拙劣的文笔,给这座百年名校抹上一丝灰色。因此,毕业15年了,一直没在我的日志里留下关于母校宁师的只言片语。无情的时光一遍遍地冲刷着珍贵的记忆,那美好的一幕幕回忆也渐渐变淡、模糊,甚至于消失了。

为了留下这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只好勉强用自己粗浅的语言,将那些记忆的碎片,镌刻在这篇博客中。

80后的读书生活是较清苦的。那时的家庭基本靠种田生存,每年的收成一大半都要上交给镇粮管所,剩下的一点粮食,饿着肚子卖掉一些换来学费。所以,那时小学到初中,有一半的学生缀学;初中升高中或是师专,有80%的要缀学。

作为穷苦农家的孩子,初中最希望的是能考取中专或中师,脱离种田,有个稳定的工作。因此,这两类学校的录取分数线是最高的,每个学校能出一两个就不错了。或许是命运的指使,一向偏科的我,非常幸运的达到了宁都师范的分数线,成为了一名师范生,开始走向为人师的道路。

通往宁师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首先是我小学的名字和初中的不同,到派出所改名花了100多。拿到录取通知书后,还要去人民医院体检。一直很佩服父亲在人际交往中的能力,历尽种种艰辛,一路上问一个个陌生人,找到了本村一个在人民医院工作的老乡。在他的帮助下体检迅速完成,节省了大量时间。体检后还要面试,面试通过后才能去宁师报名。

记得那年8月的天气有点闷热,一大早吃好饭,在朦胧的夜色中出发了。到了圩上,租了一辆斗篷车,在崎岖不平的乡路上驶向人生的重要驿站。因为颠簸太厉害了,一路上不断有人呕吐,实在难受。进入学校后,在校门口师长师姐们的带领下,排队报名,交学费、住宿费,买金龙卡(食堂用的磁卡)和生活用品等。第一年的学费好像是1500多,杂费800,住宿费等加起来好几千元,按照通货膨胀来算,相当于现在的好几万元。对于穷苦的农村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费用。平时的生活费,是在学校旁边的一家建设银行开了本活期存折,寄存在上面。

接下来是分班,专业班有英语、计算机,我分在普师9704班。班主任谢坚明是位非常年轻的体育老师,第一堂课很传统,首先是让大家自我介绍,然后是推选班干部。记得第一年的班长好像是温海明,非常活泼开朗的男生,后来辞职换人了。

入学第一周是最辛苦的,记忆深刻的是寝室日常管理军事化。先参观学长们的寝室,学习东西的摆放,然后是学叠被子,这个害苦不少人。新被子棉花太松,要用箱子再加重物压平,晚上不盖被子。压平后,叠成方块,用梳子将被子的四周的角梳理出来。值日生检查不合格的话,扣一分罚10块钱,有人一学期罚了好几百元,折算物价相当于现在几千元。

严格的管理,让不少新生晚上睡觉不敢盖被子,怕第二天赶时间叠不好,早操迟到又扣分。印象中我被扣分是的穿拖鞋,忘戴胸卡吧。军事化的管理令学校的学习风气非常淳正,加上学校都是各县的尖子生,校园书香味浓,艺术氛围更是浓厚。

(夜深了,今日暂时记录到此)

最后更新于:2019-11-11 18:46:04


上一篇: 纳兰写相思,如此一往情深

下一篇: 物是人非,唯忆而已


  • 最新评论(共0条)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加入组织

  • QQ
  • 1. 手Q扫左侧二维码

    2. 搜Q群:617719749

    3. 点击加入学习群

最新评论